蓝色知更鸟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七年之痒?不存在的。

今天脑子一抽搞出来的玩意儿。那篇查理笛肉的番外,夫夫养娃的梗。

清水,非常短,这篇过于OOC,请接受不了的就别打开了......

/

夕阳像个守财奴一块块收起他的金子似的,收敛了他的光芒。暮色开始坠落在原野之上。

快了,就快要回家了。也许别人听到了会笑这对儿夫夫的古板迂腐,但是结婚十几年了,对乔尔卢卡来说,踏上回家的街道时候的感觉依旧是那样好。只要踏过街边转角处的电话亭,就能看到他们的那栋双层房屋和花园安静矗立在夕阳的余晖中,等待着一个飒沓归家的人。


推开院子的栅栏门,他毫不意外地看见了自家的小公主挟着风一路飞奔到他面前,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从门口就开始的热情迎接戏码是从小姑娘小时候会跑步后就天天上演的,韦德兰有时候会怀疑他的宝贝女儿每天都在脑子里给他安排不同剧情的情感大戏,故事的结局总是“失意老父亲重回家庭,全家不计前嫌温暖接纳”。哦停,停下,停止你的想象,乔尔卢卡。

但是首先,作为父亲,他还得开始强调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艾玛,下一次出门前穿上你的衣服好吗?我是说,上衣。”韦德兰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坐在他臂弯里艾玛鼓起的腮帮子嘟起了嘴,女儿比儿子更像她的另一个父亲卢卡·莫德里奇,做出来赌气动作的时候好像小小的莫德里奇在生气一样,“你瞧,你是个大姑娘了,和你哥哥不一样,你不能只穿着底裤到处跑——”

一个落在他脸颊上的吻,来自女儿的吻,让这位父亲成功闭了嘴,世界安静了。有时候卢卡会摁着鼻梁和他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并且直白地指出韦德兰面对孩子撒娇时候就变得毫无原则。但是面对女儿——有着小天使一样面容的女儿,只要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原则问题,其他的教育都可以暂缓,衣服迟早会穿的,对吧。

 

推开门时候比起抬头叫爸爸,伊万诺更快地合死了自己面对着的本子,嘴里还叼了只笔。和他父亲对上眼睛的时候,这个金毛的小子看起来就像是探照灯下的牡鹿,傻愣愣地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他又在写一封词不达意、言辞不通的情书,不用看都知道。夫妇俩对伊万诺喜欢隔壁的小姑娘这事儿早就心知肚明,连鬼灵精的艾玛都和爸爸们统一了战线,全家只有大儿子伊万诺被蒙在鼓里,以为自己的情窦初开只是自己一个人的秘密,每天在两个父亲面前演戏演得心惊胆战。

几年后他趁着青春期的叛逆,才敢把这事当着全家五口人的面大声宣布,本想来个爆炸性消息,没想到除了最小的妹妹象征性地捧了捧场,全家都平静地看着他毫无反应。他甚至被自己父亲,金发的那位,嘲笑了一下:“偷写情书,送巧克力,还偷摘我花园里的玫瑰——唔,都是我和你父亲早就玩剩下的了。”

不过这也都是后话了。

 

至于这个家里最小的那个孩子嘛……

乔尔卢卡循着灯光走向厨房,温暖的手掌环过站在碗柜前的爱人还没有太显怀的腰身,借身高的优势把对方裹在自己的怀里,撩起莫德里奇垂在耳边的一缕金发,轻声问候:“日安亲爱的,我回来了。”

 

END

 

 


啊突然发现之前那篇查理笛的ABO肉孕期车被屏蔽了…还有人想重温一下么wwww
有我就抽空再放上来一遍,没有就算啦~

想把自己三四年前写的一篇短篇CM扔上来…现在那篇设定都是我挺喜欢的风格,但是用词又好矫情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对儿绝代双骄才是我的足球初心诶,不知道当时怎么力排众议地站了这对儿,一转眼都这么多年了。当时看球不知道珍惜,转眼这俩就天各一方了,唉。

睡了甲方爸爸怎么办

对不起上一发是我高估了老福特的底线,车被屏了哈哈哈哈,重发一下。

献给巴萨队内初心的狮花。联赛要开始啦有没有人投喂这对儿啊,粮食严重不足啊啊啊

ABO NC-17,OOC照例属于我。架空设定,非常、非常不专业的富二代投资商狮和建筑设计师花。

没有发情期!!这是一个A装B,O装B,最后两个Beta来了一发的故事。


石墨1:https://shimo.im/docs/b064d2794c444705/ 《如果睡了甲方爸爸怎么办》,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石墨2:https://shimo.im/docs/s67JvGNgRtwM0yqp/ 《如果睡了甲方爸爸怎么办》,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贵州真的凉快…不想回家。

哈哈哈哈膝盖好痛

Pamela_Lyt:

真实。

Pollinerry:

太真实了8

長幺:

大部分真实!

但我真的不坑文1551

我现在已经学习到废了,1551

建国之后可以成公主:

太真实了
(╥﹏╥)希望各位了解一下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淘宝上说完后老福特再来告白太太!歌颂太太!周末满课我居然把评价拖到了现在2333
每篇都超好吃,糖刀交错得如此猝不及防…古典组过往的甜和宿命般的BE真是戳我心qvq特工组还是如此的甜!
太太给的便条,糖和海报都收到了,居然能被太太记住,激动的跑圈!太太们也要加油产出更多好吃的粮,争取早日生出下一本😘
@piggiewen 

【嘉成兄弟】【机长校草AU】意外之旅

虽说是校草和机长AU,但涉及并不多。大概就是“面瘫校草三年打飞的追机长”,嗯,概括完了。
甜甜甜,继续自己给自己的脑洞发糖吃。一发完。
战五渣涉及有,前男友设定有,谷澍希友情向大三角有,OOC有,不喜勿入么么哒。
怀念白队离开的所以人。特别是沐沐qwq
以下正文。
——————————————————
01.

那年枫叶还没有染尽京城的时候,谷嘉诚拖着他不大的行李箱从西南边陲一路辗转到首都,又从那儿踏上了飞往大洋彼岸的路。

02.

温带的暑气还没有消散尽,就与一场长途跋涉而来的冷空气不期而遇。飞行计划被雨水浇成了无限延迟,从北京国际机场的落地玻璃望出去,天地都被封在小小一方雨色的幕布中。

谷嘉诚整个人陷在座椅里,手机缓存的《冰火》已经回放了第三遍。“You know nothing.Jon Snow.”

——没有Wifi,没法更新。

——哥很不爽再不飞哥今晚就得在美帝露宿街头了哥的美国初体验不能那么差劲。

——盒饭没有肉没有西蓝花没放辣子真难吃。

——黄历上的今日不易远行简直是古人智慧的结晶,果然还是应该改签退票。

03.

从远至近的一串脚步声打断了呈现出“发呆的考拉.jpg”状态的谷嘉诚。但并不是因为长得帅被搭讪——他的腿伸得太长,把人家绊了个趔趄。

表情更新成了“受惊的考拉.jpg”的谷嘉诚连忙伸手去扶,忙乱中意外捉住了一双指节细长的手。

比自己手好看还长(“真打击人”)。

就是黑了点,卤蛋色啊这是。

04.

原来那个不笑时英俊霸气,一笑就秒变傻白甜的虎牙就是机长。

比他高半头的温柔暖男就是副机长。

据说他们是一对儿。

论:挨着一个花痴空姐的喜与忧。

05.

北美的夜空中满是可以瞭望的星星,但今天那么不巧,他们都把自己藏在层层叠叠乌云的后面,害羞得不肯露脸。

大巴和地铁的车灯光在夜色中闪亮一下,复又消失,谷嘉诚锲而不舍地拨打着第三十一通深夜骚扰电话,在手机电量耗尽前他得召唤出他的大型座驾型召唤兽陈泽希。

除非今晚想入乡随俗地体验一把美国乞丐生活,在异国他乡的波特兰拥挤的候机厅里。

转脸的时候他看到便服的机长和副机长并排出来,揽着的肩膀嘴角的笑。

06.

那年的圣诞节。

“我同意早来因为光哥答应帮我写论文,”谷嘉诚拖着行李找托运口,一边言简意赅地和耳机吵架,“而陈泽希剩下半年中餐馆的饭钱必须你包,没商量。”

“老谷,你看你这就不懂了吧。兄弟,偶尔坑一回没事,但媳妇儿坑一回可能就没下次了,”陈泽希打了方向,敲了敲耳机继续知心哥哥的迷之谈话,“你作为一个在美帝呆半年,却仍是个自己洗衣服做饭的单身狗,是理解不了我这种复杂而纠结的成熟人士的内心啊。”

“行,等以后我找个天天做饭煲汤不重样,腰软腿长傻白甜的的媳妇儿,天天拍照片发ins,”谷嘉诚把最后一个箱子砸上传送带,“气死你。”

07.

《武林外传》那句话说的什么来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呸。对于陈泽希来说就是兄弟如同蜈蚣的手足,女人才是过冬的衣服。

08.

路过波特兰机场的Thomas Sweet分店的时候他回头,看到了靠窗位置的那一对儿。

对鬼佬脸盲得半年记不住同学名字长相,对那个只见过一面的中国人记得那么准干什么?

不就是个名字和自己的挺像的青年吗。

09.

他承认那个空姐的话,他们应该确实是一对儿。

10.

一整年的美国大学生活转眼就过,树木年轮多一匝,枫叶覆上雪花,路灯盖满彩灯,而圣诞老人正坐着雪橇从极北之地赶来。

托那个“在野机长”的空少韩沐伯的福气,来来回回搭了那么多趟空的的他,和那位机长虽说没什么大的交集,小的补集还是有的:

长得帅,容易混脸熟。

(但其实韩沐伯原话是:“瞧瞧这脸,瞧瞧,这泪痣,我的妈呀!长成这男性公敌的模样想让人忘记也难啊!”)

11.

分手的消息来自半个地球之外的东方,几个词化成高低不齐的信号跨过太平洋再转码复原,读到它的人却不开心。

伍嘉成在去年同一日坐过的冰激凌店里发呆,他已经哭过了,眼圈下裹着两圈明显的红。

刚刚陪他一同哭泣的冰激凌先于他化成了一摊水,搅动起来恰如他内心泛起来的冷腻。

去年此时,他还在这边叨叨今年的飞行里程飞行时间飞行员考试,坐在对面的肖战投过来目光温柔,手上投喂的动作没有停过。

物是人非而时过境迁。

这一年的美国12月24日,一个举国欢度圣诞节的日子里,伍嘉成在跨越了半个地球的城市里失恋了。

好心的金发服务员多给他塞了一杯鲜榨柠檬汁,不加糖没要钱,好让他假装自己是被酸哭的。

12.

-“我能坐这里吗?”

男声,还说中文,带了一点南方口音,听起来是个帅哥。

-“长得帅行,不帅免谈。”

伍嘉成趴在桌上头也不抬,哭过后的鼻音没消下去,混着粤语的尾音软软的腻在一堆。

-“那坏了,没法坐了,我不帅啊。”

伍嘉成转过了头看他。

13.

半个小时前,谷嘉诚舔着甜筒一抬头就看到了对面的人在接到短信后蕴起水汽的眼睛。那个人抿上嘴憋了半天,最后还是眼泪珠子滚落一脸,活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弃猫。

“还是个小哭包”,他想。和自己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整齐制服,霸气自信的人完全不一样的。

再看看卡座上孤单的一个人和他头顶悬着的槲寄生,谷嘉诚推门进了冰激凌店,转手摁灭了手机上陈泽希的来电。

大不了就当再来一个冰激凌好了。

14.

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他的距离只有30公分,3个小时之后,我爱上了这个人。

15.

【单身犬科动物保护中心-美国分部.
关爱情侣,更关心你:)】

花仙子:嘉成他又不理我了,怎么办?他心情不好。

树苗苗:啊?

树苗苗:…可是三分钟前你刚刚说他跟你聊了十分钟啊?

美猴王:我的澍啊,那是二十七分钟前了。乖,下次别再睁着眼睛睡觉了,容易错过重点。

美猴王:老谷,讲真难道咱俩的兄弟情谊已经稀薄到连我理解不了你了吗?聊了十分钟你·居·然还嫌短?你是怎么看出来他心情不好的?!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谷嘉诚吗你? [卧槽] [卧槽]

美猴王:呔!妖精!吃俺老孙一棒!

美猴王:…等等,其实这十分钟你也就是“嗯”“啊”的回了几个字吧?

花仙子:…是。

花仙子:那是你不了解嘉成,他要是心情好,就绝对不止十分钟。

花仙子:Who I am?谷——

树苗苗: [抢答] 花仙子!

花仙子:……

美猴王: [大笑] 兄弟所见略同啊澍儿![大笑] [ 握手.jpg ]

花仙子:……

花仙子:关于这个话题,白澍我就想问问你这个群名称是谁给我改的,还有这个群名称又是什么情况? [考拉脸.jpg]

树苗苗: [对不起,您所召唤的用户已经开始新一轮时间の奥秘:太空旅行,目前正在宇宙中心呼唤爱,请下次再拨~ ]

16.

又是一年。

清晨时分,迎接刚刚清醒过来的谷嘉诚并不是完全的静谧,落地的玻璃窗躲在布艺窗帘后被鸟啼穿透,海风从窗户缝隙卷进屋子,湿漉漉的中和了一夜的沉闷空气。

窗外的知更鸟不断发出长短不一的叫声,预示着雨季的来临——地中海气候的圣诞节的洛杉矶。

“嘉成,嘉成?”他没带隐形眼镜,看东西全都模模糊糊,裸着上半身趿拉着拖鞋寻着味道就往厨房走,“煎蛋我要单面加胡椒的。”

踱到客厅,他才发现这栋海边小别墅里现在可不止他们俩。

“晚·啦!”餐桌旁的郭子凡艰难吞下去最后一口,“最后一个单面的,我吃了,对不住了啊老谷~”

旁边的赵磊笑着摇摇头,帮着把空盘子端回厨房,顺手揪了餐桌上一个草莓投喂了一旁打游戏的焉栩嘉。嘉爷含含糊糊地表达着“老谷你要是起的再早点就能保卫住那最后一个蛋了。”

“……”

郭子凡,焉栩嘉,赵磊。伍嘉成飞机上刚刚招到的三个小空少。

这趟跟着他们的“带头大哥”一起休了年假,仗着跟伍嘉成玩得好就打包组团的来了美国,美名曰“嘉成哥的男朋友就是我们的男朋友!不对!我们的朋友!”

同行的还有以奇怪的辈分排出来的大伯,韩沐伯。

唉总之就是一群来美国撒欢的熊孩子和熊大人们。想想这些,作为东道主的谷嘉诚就头大。

“老谷醒了?”厨房里传来小伍的呼唤,“老谷?老谷?你醒了就过来帮忙我。凡凡,你和磊磊嘉嘉去找沐沐吧,他估计在海滩上等你们都等急啦。”

门被扣死发出一声尖叫后,谷嘉诚才抄着口袋来了厨房,厨房里围着围裙的青年还正忙活着。

“慈母多败儿啊小伍,”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伍嘉成,长年没啥表情的脸上带着抹坏意,“你‘儿子们’把我的早点吃了,我怎么办?”

伍嘉成真想给他翻白眼,如果他不知道谷嘉诚的近视眼的话。“你看看你右手边的,煎蛋这么被你无视掉可是会哭的哦。”

“水果粥在微波炉里,自己拿。还特意给你加了坨盘*,别说我偏心凡凡他们咯。”

17.

“嘉成,过完圣诞节回国,你陪我回一趟云南吧。”

“好的哟。”

【END】

*坨盘:百度出来的云南水果,就是树莓…